想到坐船去蘭嶼的時候,就很丟臉,事情是這樣的:那時我們歡欣的去搭小漁船。船搖來~搖去的,過了一個小時,弟弟吐了,不行,聞到這麼難聞的味道,趕快走,唔,到處都是人,連走道的地方也都被坐走了‧‧‧因為當時天候不佳,甲板不能站人,窗戶又是密閉的,門也是那種拉開放掉就會自已恢復原狀的...,我想,走到門邊,或許會比較好一點吧。「嘔~」隔壁們傳來第一個聲音,「嘔~」另一頭又傳來這種聲音了。我心想:「不行~這邊不能吐,這邊是走道...」
結果,到了岸上才吐,我想,我是第一個到岸上才吐的創始人了吧。
傍晚,牛肉麵店吃飯時,老闆說:「颱風要來啦!」爸爸邊笑說:「難怪搖的這麼厲害。」我和弟弟心想:「又不是你在吐‧‧‧」

回到台灣,爸爸說:「手機呢?」我:「阿對!在民宿裡面!」媽媽說:「什麼!怎麼這麼糊塗ㄚ!」於是就打電話回民宿給民宿老闆,說:「我們的手機~掉到房間裡去了!」過了一會兒,說:「對對對....就是那一支。」說完便掛斷。爸爸說:「幸好有找到,不然就...」就甘心ㄟ。

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